牙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科研经费漏洞为何这么难堵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6:29 阅读: 来源:牙胶厂家

财政部长楼继伟22日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关于国家财政科技资金分配与使用情况的报告时说,科技资金管理的复杂程度和难度很大,绩效管理理念尚未牢固树立,制度不够健全,重立项、轻绩效的问题仍然存在。

楼继伟还表示,未来将完善制度设计,加强中央财政科研项目经费监管。运用“公务卡”等手段,加强对科技经费使用的过程监管。强化科研项目承担单位财务管理,建立内部成本费用核算机制。将建立健全科研项目及经费管理使用的信用记录和评级机制,建立黑名单制度。

科研经费漏洞何以难堵?据记者采访了解,有高校教师认为,目前的科研经费管理主要依赖“发票控制”,太过关注过程中的合规性,却忽视了绩效,造成科研人员疲于找发票。而高校教师待遇低也令科研经费成为“谋财之道”。

体制带来资金使用深层次问题

楼继伟在报告中指出,全国财政科技支出从2006年的1688.5亿元提高到2012年的约5600.1亿元,年均增长22.73%,7年累计2.42万亿元,占同期全国财政支出的4.37%。

楼继伟也指出,在体制机制等方面存在一些影响资金使用效益的深层次问题,首先是科技宏观管理缺乏有效的统筹协调,“未改变多头管理的局面,且缺乏有效的统筹协调”。

此外,还存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没有完全理顺,政府在支持企业科技创新方面越位和缺位并存;科研项目管理改革跟不上市场经济体制改革进程和经费规模快速增长的需要;科技评价导向不尽合理等问题。

须看重绩效管理

楼继伟指出,重立项、轻绩效的问题仍然存在。在近年的审计或专项检查中仍发现不少虚假报销、挤占挪用、违规转拨等违规违纪行为。

针对科研项目经费,财政部门有相对严格的经费管理制度,但何以难堵漏洞?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指出,科研经费使用有两个关注的焦点,一是经费使用如何确保合规性,也就是按规章花钱;二是科研经费的绩效。

“合规性现在是通过发票来控制,只要是符合规定的发票就可以报销,不符合规定的报销就是违规。我们现在管理的重点还没转移到科研经费使用的绩效上。应当树立一种观点,科研经费花得值,是能产生良好的绩效,科研成果符合出资人的要求。”

“科研经费花出的钱是买成果,还是买发票,这两个目标是冲突的。现在逻辑上的荒唐是,花钱买的是合规的发票。如果限定得很死,只能报销这项,不能报销那项,怎么能保证课题的高质量呢?只有课题负责人才知道这笔钱花在哪里才能产生高质量的效果。”王雍君表示。

楼继伟还在报告中指出,要强化经费使用监管。运用“公务卡”等手段,加强对科技经费使用的过程监管。建立健全科研项目及经费管理使用的信用记录和评级机制,建立黑名单制度。落实对违规使用经费的惩处措施,加大惩处力度。

王雍君表示,目前的科研项目存在“两头松、中间紧”并且关系盛行的问题,即多头管理致使寻租空间大,握有项目的部门官员和寻求项目的人之间易形成利益共同体,导致最重要的“两头”项目申报审批和最终的项目检验机制,因“人情关系”变得宽松,唯独项目过程中难生利益的环节用发票管理。

“舆论的焦点都放在了中间环节,其实严格的申报制度和严格的绩效评价制度才是关键。”王雍君说,现在的管理几乎忽视了绩效。

学者呼吁提高科研报酬

如果科研项目经费管理严格,是否就会带来好的项目成果?有高校教师认为,以目前科研人员的福利待遇,经费管理更严格后,可能连做项目的积极性都会受挫。

“过去做个教授可以养活一家人,现在一个大学教授月入几千块钱,科研经费就成了牟利手段。”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教师向记者表示。

“做点科研,预算经费里往往包括资料费、材料费、差旅费等支出成本,作为课题负责人能挣的钱在哪里?所以谁都知道,就是拿一堆发票把这些钱报销出来,第一位是找足发票,通过报销把钱拿到,其次才是做课题研究。”上述人士透露。

王雍君指出,科研经费与其他经费不同的是,这些成果高度依赖于智力劳动,智力劳动是无形的,不像工人做工的成果可以体现在有形的物品上。“如果考虑到成果,应该把钱花在智力劳动的报酬上,而现在恰恰是这个方面被管得非常死,这就是矛盾。”(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张静)

数据链接

受国务院委托,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于10月22日上午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作关于国家财政科技资金分配与使用情况的报告。

楼继伟说,长期以来,国家财政将科技作为重点支持领域,特别是《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以下简称《科技规划纲要》)颁布以来,财政科技资金投入稳定增长机制逐步建立,全国财政科技支出从2006年的1688.5亿元提高到2012年的约5600.1亿元,年均增长22.73%,7年累计2.42万亿元,占同期全国财政支出的4.37%。

其中,中央财政科技支出累计1.21万亿元,占中央财政支出的11.99%,年均增长18.26%。全国财政和中央财政科技支出增幅均高于同期财政收入增幅。在财政投入的带动下,2012年全社会研究与试验发展(以下简称R&D)支出超过1万亿元,约为2006年的3.4倍,占GDP的比重约为1.98%。(人民日报,记者 张洋 毛磊)

吃喝拉撒睡 都能靠经费?

7年2.42万亿元,研发投入占GDP达到1.98%……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国家财政科技资金分配与使用情况的报告时透露了这样一组数字。

现状

基础研究存在短板

2013年度诺贝尔奖近日陆续公布,中国科学家再次榜上无名。而我国国家最高科技奖励中代表基础科学研究水平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3年来已有9次空缺。这背后凸显我国基础研究的短板。

5%,是全国人大一份调研报告中标出的我国全社会基础研究经费占科研总经费的比重。与此对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姚建年指出,美国该数据高达18.97%。“基础研究是提升原创能力,实现可持续创新驱动的根本。”姚建年说,我们与世界科技强国相比尚有一定差距。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迟万春表示,如果将相当的精力投放到来钱快的项目上,沉下心来搞基础研究的人数比例就会逐年下降。

症结一

科研经费变相发补助

“吃喝拉撒睡,都能靠经费。”记者从有关的审计报告中看到,科研经费“扩大用途”“挤占挪用”现象在一些单位司空见惯。

全国人大代表陈爱林说,我国科研人员工资水平不高,“科技项目承担单位为了提高人员待遇,就利用科研经费变相发补助。”

“在科学研究上,我们不能怕养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吴晓灵说,“在基础学科和基础研究上,国家财政要舍得花钱、舍得养人,让潜心科研者的生活可以达到合理水平。”

症结二

科研立项模式弊端明显

“一个玉米项目,涉及科技机构就多达300多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乌日图直言当前科技资源配置效率不高,多部门都有科技管理职能,纵横交错,重复交叉。

“学者为‘要经费’争抢课题,项目组为‘花经费’巧立名目,管理者则靠‘批经费’以权谋私……”科技部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王元说,目前这种以课题组为中心的科研立项模式弊端明显,亟待进行改革。

“现在的主要矛盾或许不再是资源不足的问题,而是体制机制如何让现有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蔡昉说,“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科研体制机制改革问题。”

邵阳设计工作服

宣威订制工服

防城港工服定制

辽宁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